互联网公司死于风水?自媒体不带这么编派创业

2019-03-20 09:00栏目:互联网
TAG: 互联网

  风水是一门以果推因的语言艺术。朝阳大悦城曾经是一些风水学大师最爱的案例,前几年,连续多次人身意外伤害事件发生在了朝阳大悦城的路口。

  于是,各路风水专家站出来解释,说该商场是资本家为了风水招财而损害人命的铁证,并言之凿凿,说朝阳大悦城的朝向非南非北,偏偏正门向着西南侧。依据某个不知出处的风水理论,这种朝向极为招财,却容易有血光之灾。

  谁都没想到,慢慢地朝阳大悦城的风水居然变好了。商场的人流量越来越大,但却没怎么再有血光之灾的故事出来。原因很简单,交管部门把朝阳大悦城路口放了好几年的临时红绿灯给换成了标准的红绿灯,加装了摄像头。

  爱谈风水,是因为人们希望在不确定的世界面前有所掌控,获得一种关于成功、安全和发财的确定感。不过,从朝阳大悦城的案例看,风水大师并不靠谱,科学地制定和维护规则,就能扭转混乱的现实力场。

  望京SOHO最近再度成为风水学的研究对象。又有不少自媒体神秘兮兮,说望京SOHO风水不佳,创业公司纷纷倒闭,哪怕是有王思聪这样的国民富二代压阵,熊猫TV还是免不了“凉凉”。有好事者这么一盘点,什么A站、黄太吉等等,都免不了失败的命运。

  如果真要以公司倒闭为风水标志,那风水最差的地方可能是各个共享办公空间。有个创业的朋友在获得新融资之后,从狭小的共享办公空间搬了出来,他跟我说,有一种肖申克式的死里逃生感。为什么?因为在共享办公空间里,昨天身边办公室里还是一群码农,第二天就换成了一群编剧。朝生夕死,日日如此。

  企业成功是运气与实力的玄学,甚至更多时候,运气和机遇要比技术实力更重要。创业者是一类向不确定性寻找机遇的群体,正如渔夫要有妈祖庙,农民要拜土地爷,创业者要拜财神爷。但这只是求一种心理安慰,起不了决定作用。

  所以,自媒体以风水说企业,是太偏执于形而上的东西,忽略了商业的本质。这些假模假式的风水学分析,其诉求,也无非是刷流量。怪力乱神与技术理性的创业格格不入,自然不能任由其四处传播。

  乔治·吉尔德在《知识与权力》这本书里,曾从信息论的维度对于成功企业给出一个判断:一个理想的商业环境,应当是在低熵环境里存在尽可能高熵的企业。所谓低熵,即尽量减少不确定性、规则明确,而高熵,则是企业内部充满了创新的不确定性。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些死于所谓风水的创业公司,其实是在高熵环境里做着一个更高熵的企业。环境越嘈杂无序,风水学越猖獗,因为创业者会发现,风水成了自己唯一能够掌控的东西。但风水是一种更虚无缥缈的假象,与其改变风水,倒不如想办法改变自己的创业环境。祈祷是弱者的保护伞,而真英雄从来不信命。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今日相关新闻

  • 北京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发布关于“714高炮”提
  • 互联网公司死于风水?自媒体不带这么编派创业
  • 互联网重塑乡村民宿经济
  • 互联网巨头“青春焦虑”:腾讯开刀“老干部”
  • 产业互联网是新产业革命的战略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