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控用户是互联网巨头的日常

2019-03-21 04:30栏目:互联网
TAG: 互联网

  今天的科技公司是如此强大,在它们面前,任何关于隐私的法律仿佛都变得无关紧要。刚满15岁的脸书就是最好的例子,去年,该公司曾数次就用户安全问题道歉。问题是,道歉归道歉,互联网巨头并不打算放弃挖掘你的隐私。

  今年2月4日,脸书度过了15岁生日。过去一年里,这家全球瞩目的社交媒体公司并没有因为年龄的增长而更“靠谱”,反而被种种丑闻搞得声名狼藉。

  2018年伊始,该公司就卷入“剑桥分析”丑闻(政治顾问机构“剑桥分析”在没有获得用户同意的前提下,使用了脸书数百万用户的个人信息,为政治人物服务),此后又被揭露存在多个用户隐私安全漏洞,影响了超过5000万用户。

  数据分析机构Statista的统计数据显示,如今,这家曾经炙手可热的互联网巨头正沦为“最不受信任的科技公司”。在美国,将近40%的受访者表示,对脸书公司储存、处理自己的个人数据并不放心。

  “脸书对我们的了解比想象中更多。”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写道,“它分析我们的帖子、照片、键入和删除的内容,甚至我们离线后做的事。它购买我们的数据,以便推断出更多内容:我们的性取向、政治信仰、人际关系、是否吸毒和其他人格特质,哪怕我们没有接受过任何相关测试。”

  脸书不可告人的举动令观者毛骨悚然,触及隐私这条红线令其付出了惨重代价。去年,该公司市值锐减1610亿美元,CEO扎克伯格的个人身家缩水2.1亿美元。脸书还将面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开出的“创纪录罚单”。

  脸书并非唯一一家暗中搜集并不当使用用户信息的互联网企业。在Statista的调查中,推特、亚马逊、优步等大牌互联网公司也被用户列入不信任名单,尽管前两家公司的不被公众信任程度为8%,仅为脸书的1/5。

  “舆论对脸书的抨击,让其他成千上万家同类企业松了口气。”《今日美国》报写道,“痛打落水狗之余,人们似乎忘了,还有其他公司正在监视并操控我们以获得利润。”

  如今,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标榜它们能为用户提供最稀缺的电子商品——隐私保护。然而,对它们能否兑现承诺,你最好留个心眼儿。如果肯花时间阅读软件用户协议里的小字,你或许会发现,情况没那么简单。

  “但凡有能力监控你的,几乎必然会这么干。”《纽约时报》称,“互联网公司为您提供免费的服务以换取各种数据……谷歌一直在筛查你的家庭网络,脸书一直对你的隐私设置动手动脚。即使像阅后即焚(snapchat)这种号称会让你看过的照片、短信和邮件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服务,也在后台偷偷盯着你的一举一动。”

  “你接触不到或看不到信息,并不意味着它在传输过程中没有被截获、储存,甚至被翻看。”普林斯顿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公共事务教授爱德华·W·费藤指出,“互联网公司深入了解生活中的数据流。它们了解我们的工作,知道我们的目标,以及和我们有关系的人。数据搜集的方法和目的不断扩大,几乎没有限制和终点。”

  绝大多数情况下,你在信息终端上的每一个操作,都会被储存进网络服务商和手机运营商的服务器。从爱德华·斯诺登泄露的文件来看,就连玩《魔兽世界》的人都在受到监控。科技发展到2019年,互联网对用户隐私的窥探早已不局限于电脑——在围绕移动设备构建的虚拟世界里,它几乎无处不在。

  “手机可能是有史以来和你最亲密的监控设备——它不断跟踪我们的位置,知道我们在哪儿住、在哪儿工作和消磨时间。看手机是我们每天做的第一件事,也是最后一件事。因此,它知道我们何时醒来、何时入睡。鉴于人人都有手机,它甚至知道我们什么时间与什么人在一起。你的智能手机提供商搜集的位置信息比任何程序都多,与之相比,优步只不过使用了其中的一些边角料,充其量能发现我们和谁发生过一夜情。”CNN的文章写道。

  那些有能力提供综合性服务的互联网巨头如谷歌,可能比你本人更了解你的情况。原因很简单:我们从不欺骗搜索引擎,于是,我们的好奇心、兴趣、恐惧和欲望都被搜索服务供应商收集并保存下来。再加上我们访问的网站——谷歌地图、Gmail账户,这意味着该公司有能力对任何用户实施全面跟踪。

  哈佛商学院教授肖沙娜·朱伯夫称这种监控为“监视资本主义”。“大部分免费服务及许多付费服务背后都有监视资本主义的身影。”他告诉CNN,“它的目标是心理操纵,以个性化的广告说服你购物或者做其他事,如投票给特定候选人。虽然脸书与‘剑桥分析’的举动令人厌恶,但从本质上讲,这和其他公司的所作所为没有什么不同。个人信息如此有价值,让企业有足够的理由以身犯险。”

  数据并非独立存在,也不是自发形成,而是由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构建的。“大数据是由人组成的。”数据研究者凯伦·格雷戈里告诉英国《卫报》,“从数据中榨取价值,需要的不仅仅是收集,更重要的是创建、提取、改进和二次利用,而这与侵入式的调查系统密切相关。”举例来说,我们的位置信息可以通过手机被搜集、计算。通过测算手机的历史位置,监控者可以判断出我们到底是谁。

  《卫报》指出,如今,互联网公司正在开启“数据军备竞赛”,数据正从所有可能的源头以任何可能的方式被提取。这意味着,数据盗窃已渗透进每个人的生活和社会各个领域。其根源,则是数据可能产出大量价值。

  甲骨文公司和麻省理工学院联合推出的一份研究报告称,谷歌、优步和亚马逊公司成功的一大原因在于,它们率先接受了“数据是重要资产”这种思维方式;将数据作为资本处理,意味着这些公司要尽可能多地商品化和货币化数据。

  “数据库永远不嫌大。要知道,数据无处不在且每天都在源源不断地产生,我们要把数据理解为资产,进而将其转化为价值。”德国西门子公司发言人告诉《卫报》,这解释了为什么互联网巨头宁可吃官司也不肯放弃挖掘用户隐私。

  据CNN报道,美国现在有2500名至4000名数据经纪人,他们靠买卖个人数据挣钱。普通人通常不知道自己的数据是如何被使用的,它们会被赋予何种意义。何况,大公司收集、处理数据的活动通常涉及商业机密而受法律保护,这令公众无法了解公司分析、使用个人数据的内幕。

  当互联网公司通过服务协议条款寻求用户同意时,协议中往往充满了法律语言,导致大多数用户在不理解协议内容的情况下就按下“同意”按钮。如今,对数据使用者而言,默认已经是获得“同意”的标准模式。在《卫报》看来,这或许称得上互联网公司了不起的胜利。

  “数据占用不仅是道德问题。”该报写道,“互联网公司对数据的掠夺,让他们建立起新的财富和权利帝国,不必担心付出任何补偿。在这个数字镀金时代,对数据自由放任的态度成就了一类新的强盗。我们不应该再允许这些强盗肆无忌惮地收集、交易和囤积我们的数据。我们有必要将这种行为定义为盗窃,这意味着,我们可以使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数据所有权。”

  今天的科技公司是如此强大,在它们面前,任何关于隐私的法律仿佛都变得无关紧要。刚满15岁的脸书就是最好的例子,去年,该公司曾数次就用户安全问题道歉。问题是,道歉归道歉,互联网巨头并不打算放弃挖掘你的隐私。

  今年2月4日,脸书度过了15岁生日。过去一年里,这家全球瞩目的社交媒体公司并没有因为年龄的增长而更“靠谱”,反而被种种丑闻搞得声名狼藉。

  2018年伊始,该公司就卷入“剑桥分析”丑闻(政治顾问机构“剑桥分析”在没有获得用户同意的前提下,使用了脸书数百万用户的个人信息,为政治人物服务),此后又被揭露存在多个用户隐私安全漏洞,影响了超过5000万用户。

  数据分析机构Statista的统计数据显示,如今,这家曾经炙手可热的互联网巨头正沦为“最不受信任的科技公司”。在美国,将近40%的受访者表示,对脸书公司储存、处理自己的个人数据并不放心。

  “脸书对我们的了解比想象中更多。”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写道,“它分析我们的帖子、照片、键入和删除的内容,甚至我们离线后做的事。它购买我们的数据,以便推断出更多内容:我们的性取向、政治信仰、人际关系、是否吸毒和其他人格特质,哪怕我们没有接受过任何相关测试。”

  脸书不可告人的举动令观者毛骨悚然,触及隐私这条红线令其付出了惨重代价。去年,该公司市值锐减1610亿美元,CEO扎克伯格的个人身家缩水2.1亿美元。脸书还将面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开出的“创纪录罚单”。

  脸书并非唯一一家暗中搜集并不当使用用户信息的互联网企业。在Statista的调查中,推特、亚马逊、优步等大牌互联网公司也被用户列入不信任名单,尽管前两家公司的不被公众信任程度为8%,仅为脸书的1/5。

  “舆论对脸书的抨击,让其他成千上万家同类企业松了口气。”《今日美国》报写道,“痛打落水狗之余,人们似乎忘了,还有其他公司正在监视并操控我们以获得利润。”

  如今,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标榜它们能为用户提供最稀缺的电子商品——隐私保护。然而,对它们能否兑现承诺,你最好留个心眼儿。如果肯花时间阅读软件用户协议里的小字,你或许会发现,情况没那么简单。

  “但凡有能力监控你的,几乎必然会这么干。”《纽约时报》称,“互联网公司为您提供免费的服务以换取各种数据……谷歌一直在筛查你的家庭网络,脸书一直对你的隐私设置动手动脚。即使像阅后即焚(snapchat)这种号称会让你看过的照片、短信和邮件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服务,也在后台偷偷盯着你的一举一动。”

  “你接触不到或看不到信息,并不意味着它在传输过程中没有被截获、储存,甚至被翻看。”普林斯顿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公共事务教授爱德华·W·费藤指出,“互联网公司深入了解生活中的数据流。它们了解我们的工作,知道我们的目标,以及和我们有关系的人。数据搜集的方法和目的不断扩大,几乎没有限制和终点。”

  绝大多数情况下,你在信息终端上的每一个操作,都会被储存进网络服务商和手机运营商的服务器。从爱德华·斯诺登泄露的文件来看,就连玩《魔兽世界》的人都在受到监控。科技发展到2019年,互联网对用户隐私的窥探早已不局限于电脑——在围绕移动设备构建的虚拟世界里,它几乎无处不在。

  “手机可能是有史以来和你最亲密的监控设备——它不断跟踪我们的位置,知道我们在哪儿住、在哪儿工作和消磨时间。看手机是我们每天做的第一件事,也是最后一件事。因此,它知道我们何时醒来、何时入睡。鉴于人人都有手机,它甚至知道我们什么时间与什么人在一起。你的智能手机提供商搜集的位置信息比任何程序都多,与之相比,优步只不过使用了其中的一些边角料,充其量能发现我们和谁发生过一夜情。”CNN的文章写道。

  那些有能力提供综合性服务的互联网巨头如谷歌,可能比你本人更了解你的情况。原因很简单:我们从不欺骗搜索引擎,于是,我们的好奇心、兴趣、恐惧和欲望都被搜索服务供应商收集并保存下来。再加上我们访问的网站——谷歌地图、Gmail账户,这意味着该公司有能力对任何用户实施全面跟踪。

  哈佛商学院教授肖沙娜·朱伯夫称这种监控为“监视资本主义”。“大部分免费服务及许多付费服务背后都有监视资本主义的身影。”他告诉CNN,“它的目标是心理操纵,以个性化的广告说服你购物或者做其他事,如投票给特定候选人。虽然脸书与‘剑桥分析’的举动令人厌恶,但从本质上讲,这和其他公司的所作所为没有什么不同。个人信息如此有价值,让企业有足够的理由以身犯险。”

  数据并非独立存在,也不是自发形成,而是由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构建的。“大数据是由人组成的。”数据研究者凯伦·格雷戈里告诉英国《卫报》,“从数据中榨取价值,需要的不仅仅是收集,更重要的是创建、提取、改进和二次利用,而这与侵入式的调查系统密切相关。”举例来说,我们的位置信息可以通过手机被搜集、计算。通过测算手机的历史位置,监控者可以判断出我们到底是谁。

  《卫报》指出,如今,互联网公司正在开启“数据军备竞赛”,数据正从所有可能的源头以任何可能的方式被提取。这意味着,数据盗窃已渗透进每个人的生活和社会各个领域。其根源,则是数据可能产出大量价值。

  甲骨文公司和麻省理工学院联合推出的一份研究报告称,谷歌、优步和亚马逊公司成功的一大原因在于,它们率先接受了“数据是重要资产”这种思维方式;将数据作为资本处理,意味着这些公司要尽可能多地商品化和货币化数据。

  “数据库永远不嫌大。要知道,数据无处不在且每天都在源源不断地产生,我们要把数据理解为资产,进而将其转化为价值。”德国西门子公司发言人告诉《卫报》,这解释了为什么互联网巨头宁可吃官司也不肯放弃挖掘用户隐私。

  据CNN报道,美国现在有2500名至4000名数据经纪人,他们靠买卖个人数据挣钱。普通人通常不知道自己的数据是如何被使用的,它们会被赋予何种意义。何况,大公司收集、处理数据的活动通常涉及商业机密而受法律保护,这令公众无法了解公司分析、使用个人数据的内幕。

  当互联网公司通过服务协议条款寻求用户同意时,协议中往往充满了法律语言,导致大多数用户在不理解协议内容的情况下就按下“同意”按钮。如今,对数据使用者而言,默认已经是获得“同意”的标准模式。在《卫报》看来,这或许称得上互联网公司了不起的胜利。

  “数据占用不仅是道德问题。”该报写道,“互联网公司对数据的掠夺,让他们建立起新的财富和权利帝国,不必担心付出任何补偿。在这个数字镀金时代,对数据自由放任的态度成就了一类新的强盗。我们不应该再允许这些强盗肆无忌惮地收集、交易和囤积我们的数据。我们有必要将这种行为定义为盗窃,这意味着,我们可以使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数据所有权。”

今日相关新闻

  • 互联网企业瞄准乡村红利 小猪短租发力乡村民宿
  • 监控用户是互联网巨头的日常
  • “高薪”泡沫刺破:互联网人才的“冰与火之歌
  • 互联网公司死于风水?自媒体不带这么编派创业
  • 互联网重塑乡村民宿经济
  • 网商银行探路互联网贷款模式 未来或在全行业推
  • 互联网巨头“青春焦虑”:腾讯开刀“老干部”
  • 产业互联网是新产业革命的战略支撑